十三会在第十三个月高产起来

zs | 李泽言 | 年更咸鱼

一个生贺

*荒天*   *现代设定*   *蓝芷私设*  
*不ooc算我输*

荒川觉得最近大天狗不对劲。很不对。
白天在家不和自己一起瘫沙发了,一个人在书房关着门不知道干嘛。
到了傍晚过去酒吧的时候,以前除了手机从不带别的东西的人开始背包出门。包里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也不让自己帮他拿。
开场前做准备也不跟自己在一个化妆间,在对面房间一直待到舞台响起嘈杂的热场音乐才出来。

荒川当然会找机会问大天狗在干嘛,但是每次逮着机会问他,大天狗不是支支吾吾蒙混过关就是顾左右而言他然后找借口跑开。
反正就是不愿意告诉荒川。

这个情况持续了一周,荒川已经没有办法不多想了。
每天能吃豆腐的机会急剧减少,他委屈啊。

荒川难得有天醒得早,撑着脑袋以眼神一寸寸扫过枕边人的眉眼。
看他金色的头发软软盖住耳朵,看他因闭上眼睛显得格外纤长的睫毛,看他在睡梦里无意识翘起的嘴唇,看他嫩得能掐出水的脸颊。
这幅无害的模样倒还像个高中生。

本来心情还很好的男人突然垮了脸。
一向沉着的荒川像变了个人一样轻手轻脚从床上爬下去然后蹬蹬蹬冲进了浴室。
荒川看着面前那张脸,头发乱糟糟,两天没刮胡子下巴上已经冒出青色。
眼角是不是有皱纹了?法令纹好像也变明显了啊?还有抬头纹。
老男人荒川心里一阵恐慌,他瞅着镜子里那个人,越瞧越觉得自己离七老八十也不远了。
大天狗才多大,比自己小了整十岁。都说三岁一代沟,这么一算自己和大天狗中间可能已经隔了一条东非大裂谷了。

他不会觉得自己太老,甩了再找个年轻的吧。
不行,得想办法。

荒川马上又要去巡回演出,往常大天狗早就要求和他一起过去了,这次却破天荒要晚几天。还说什么不打扰荒川准备演出怕他分心。
老男人情绪低落了好一阵,直到飞机落地还不太开心。
转头想想自己的计划,勉强压下其他心思,专注演出相关事宜。

琐碎的事情多起来时间就过得很快,转眼是演出当天。
大天狗终于姗姗来迟,照例坐在前排正中。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荒川收回手,站起来向台下鞠躬致意。
会场的灯光由暗转明。
大约是还沉浸在美妙的钢琴声中,观众席上这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显然这场巡回再次完美落幕。

在观众们还感叹着荒川先生精湛的琴技时,他们口中的那个人已经和大天狗乘上当天最后一趟航班赶回了家。
荒川在家门口拿着钥匙戳不进锁眼,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宁。
大天狗察觉到荒川的情绪,很纳闷「演出不是结束了吗?你怎么那么紧张。你今天发挥得很棒了啊!」
荒川抿着嘴不说话,

咔哒。门开了。
荒川当先走进去,也没开灯。
大天狗反手把门合上,刚想开口问荒川怎么不开灯,就被人按在玄关旁的墙上。

荒川一手撑在大天狗的耳边,一只手拉着他手腕,用了些力气。
他借着窗外照射进来黯淡的光线低头看大天狗,那双在黑暗中依旧看得见蓝色的眼睛里盛着丝困惑。像孩童一般纯真的疑惑在荒川脑中自动转化为极诱惑的勾引。
荒川鬼使神差地俯身轻轻亲上大天狗的眼角,大天狗眨眨眼,睫毛扫在他的下唇,痒到了心里。
吻沿鼻梁一路滑到唇畔,荒川咬住面前那人唇珠,细细地磨。
鼻息交缠,大天狗微微张开嘴,以空着的下唇叼住他的,大胆地伸出舌尖去舔。
荒川一时受不住撩,扔下先前流连许久的唇珠,含住那条胆大的舌头,不住地吮吸对方口中的津液,随后又长驱直入,扫过大天狗口腔内部每一处软肉,直把人亲得气喘吁吁。
缠绵的吻依旧不停,荒川抓着大天狗手腕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东西,是一个环。
他摸索着把环套进大天狗的中指根部,然后十指交缠握紧他的手,带到大天狗身后揽住他腰。

大天狗感受到手指上的异物,睁大了眼睛。
他推开荒川,伸手按了开关,突如其来的光线驱散了旖旎的空气。
从荒川手里扯出自己的手举到眼前,大天狗正细细看这个戒指,听见荒川说话。

「今天纪念日,我们一起两年了。」
「我以前一直很自信,好像没有什么是我想要却得不到的。」
「但是不是的,我现在很害怕。」
「我怕你突然走掉。」
「所以要把你套住了。」
「这样就不怕你跑了。」

大天狗不做声,绕过荒川走去书房。
荒川愣了,脸色突然不好看。
他跟在大天狗后面进到书房,看见大天狗踮脚从上方书架上拉出来一个小纸箱,然后摆在他面前。

里面东西不太多,很杂。
全都是用纸折出来的小玩意儿。
川崎玫瑰最多,还有各种小动物样子的作品。
「所以你每天鬼鬼祟祟躲起来就是在折这些?!」
荒川有点哭笑不得,觉得自己蠢到家了。
「嗯...因为是两周年纪念,我真的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礼物呀,所以就学着折了这些。但是好难呀!我都要学好久才能折好一个。」
大天狗说着说着就很可怜自己,因为他真的,于手工一途,完全,没天赋。
「啊对了!你快打开那些小盒子呀!里面有装东西的!」

荒川一个一个打开小纸盒,每个盒子里都放了一颗糖。
最后一个盒子,里面有个被糖纸包起来的东西。
也是个戒指。
刚刚一番“口舌之争”留在眼角的红色还未褪去,大天狗的耳尖又再度燃烧起来。

盒子好像要被荒川盯透了,大天狗臊得不行,打算转身出去,却被那人一把拉了回来。
「你别走,给我戴上。」荒川拖长声音,好像在撒娇,又好像没有。
大天狗叹口气,「好,我不走,给你戴。」
他拿过纸盒里的戒指,按照之前荒川给他戴的一样,套在左手的中指上。
拉着荒川的手没放,半晌,没头没脑说了句「我不跑」。

荒川笑眯了眼。
「以后请多指教」

END

——————————————————以上

一直码到刚刚,肾虚了。电脑敲字还比较顺,但是没电了就很难过,于是爬上床转移阵地用手机...开始卡文emmmm。而且还睡着好几次。我对这家伙大概是真爱了 @蓝芷_一条咸鱼 (bushi)
又说一堆废话,ooc我也不想的啊我能怎么办。啊困死。
好啦我的拆迁队老腊鸡生日快乐呀。
送你一个乱七八糟的甜饼(大概?
晚安。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