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会在第十三个月高产起来

zs | 李泽言 | 年更咸鱼

【游乐园 儿童节礼物】②

第三次回到长椅旁,山治依旧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绿色。
要是乌索普他们都在就好,他坐回椅子时这样想,那就能很快找到他了。
但是只有他一个人。

山治手支着头,觉得自己应该在原地等着,万一索隆自己回来了呢。随后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游乐园地形太复杂了,他找不到路的。
一瞬间周遭的喧闹已经与他无关,长椅隔绝开的是另一个世界,而长椅上的人显然因为突如其来的陌生情绪乱了分寸。直到——

“哎~臭厨子!”
熟悉的声音将山治从混沌中拉回现实,他循着声音朝身后望去。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列车向这个方向驶来,还不时拉出几声不像样的汽笛,索隆整个人蜷缩在狭小的座位间,前后几排都是叽叽喳喳的小麻雀们。
“后面的小哥,你到了!”司机转身冲索隆挥挥手,示意他可以下车。

索隆艰难地把卡在过道的腿拔出来,终于在地上站定,手里还抱着一个半米长的盒子。山治已经几个跨步走到他的面前。
“你是笨蛋吗?都说了让你别乱走好好待着你又瞎跑去哪里了啊混蛋!每次都这样是喜欢给人添麻烦吗啊?白痴剑士!……”只比他矮一厘米的厨师此刻揪着他的衣领,嘴里还在不断抱怨着面前的人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

他突然笑起来,左眼的疤也跟着飞扬。“喂卷眉毛,你是在担心我吧?”眼看男人又要炸毛,索隆把盒子塞进山治怀里,“呐,儿童节礼物。虽然你说我很麻烦啦,但是你不是也没抛下我过么,没错吧?”

“是看你这个白痴可怜才没丢下你!”山治接住包装精美的礼盒,感到有些意外,于是忘记了之前说过要好好教训他一顿的话,只知道下意识反驳。
“你送我什么?”他掂掂盒子,正想立刻拆开礼物,被索隆拦住,“礼物回去再看。对了你腰上别的什么?是给我的吗?”

山治没在意索隆的小心思,只当他不好意思。他伸手抽出腰间挂的东西,是一把玩具剑,将其递过去,藏着捉弄的心情,“我刚刚看到很多小男孩在玩这个,你小时候都是练的竹剑,肯定没玩过这种,买来给你见识见识。”
索隆好像并不在意他送的只是玩具,“就算是玩具剑,只要在老子手上就是好刀。倒是臭厨子你,这次眼光还不错嘛。”

“啊?哦。”山治有些呆愣地这样回道,他本以为对方会如往常一般恼羞成怒然后和自己斗起嘴,又或是大肆嘲笑一番自己送出的幼稚可笑的礼物。可两者都没有,那个白痴绿藻头居然就这么平静的收了下来,并且还少见地予以自己肯定。

于是他有些尴尬地收回手,脑海里盘算着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还未等山治想出头绪,索隆就当先朝前走去。
……………………………………………………………………………………

“喂你又要去哪啊?”
“摩天轮。儿童节不应该坐一次摩天轮吗?”
“所以你又是怎么理所当然说出这种话还自己一个劲超前走的啊!完全反方向了!知道自己路痴就不要乱跑了啊!”
山治快步追上索隆揪住前方那人的后领用力朝后拽住。
“后边啦白痴!”
两道身影挤进喧闹的背景,明明是在打闹,却又和谐地融作一团。

排队坐摩天轮的人实在太多,索隆和山治从日头微斜一直等到夕阳沉降至地平线之上。
彼时天边云彩颜色已经渐深,而终于坐进座舱的两人看着因自身所在位置上升显得越来越小的车水马龙,都难得暂时停下了吵闹。

空气在封闭的空间里升温,相对而坐的二人身畔也丝丝缕缕地弥漫了熟悉的烟草味。
山治眼神定在舱壁的某一点,仿佛在看外面的景色,思绪却已经无意识飘飞到对面男人那里。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呢。
一开始明明是看不惯彼此才会常常争吵,后来却不知不觉变成刻意想要惹恼对方,或格外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并以此为借口和他吵架或是动手。

原来那么早就开始发酵了啊,感情。
有时候茅塞顿开大概也令人苦恼吧,这么平静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山治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ladies不好吗,反而是一个满脑肌肉的绿藻,山治甚至怀疑他会不会没有恋爱那根神经?
但他并不要求太多,至少还是同伴,还能按一直以来的模式相处。
有没有什么结果,可能,不重要了吧。

索隆最近倒是越来越觉得烟味好闻起来,他想是因为厨子总在身旁。
这么一说香烟果然和酒一样容易上瘾得很。他低着头,视线就撞上山治指间。
手指内侧皮肤因为长期吸烟微微泛黄,从手的背部看上去指骨修长,骨节分明。想起刚才这只手拉住自己衣领时不经意擦过后颈的皮肤,索隆没来由感到有些燥热。
盛夏要来了啊,他心想。

此时山治显然又犯了烟瘾,考虑到身处封闭的座舱内,他不得不把刚取出的烟又塞了回去,只是手里还拿着火柴盒把玩。
看着他捏着小方盒在膝头有节奏地一下又一下敲击,然后又翻过手掌让盒子在指间上下翻飞,索隆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厨师的手——
不管手背看上去多么保养得宜,掌心因下厨留下的烫伤、刀疤,长期握刀在虎口和掌根磨出的厚茧,和频繁训练出的灵活的手指,无一不展示着令他骄傲的精湛的厨艺。

但山治终究是山治,他给你展现手背的精致,却把手心的痕迹藏起来,只通过那道送上餐桌的菜肴,你才能窥探到他愿意让你看到的心里的一个角落。
如同他打定主意和保持索隆与往常别无二致的关系,而不是非要一个答案。

而索隆?索隆当然想不清楚那许多,他只知道最近关注厨子的次数好像越来越多了。

归根结底两人的掌心都留着类似的痕迹,谁能说清楚最后会怎样呢?

待到下了摩天轮,周围已经华灯初上,游乐园里四处霓虹闪耀。
金发和绿发男人和来路上一样边走边争吵。地上越拉越长的影子在远处纠缠在一块,好像有什么和来时不同了。

你问我礼物盒里装了什么?
我猜索隆觉得山治这个色厨子喜欢lady,所以花了一些时间套环套到了那家店里最大的Barbie套装。老板好像觉得很亏呢。

END
——————————————————————————————

这里是后半部分,前半部分在上一篇里
于是本来说过两天写完的足足拖了十天
我是咸鱼我有罪
到今天萌了这么久的索香我终于完成了第一篇同人
因为中间卡了许久所以到后来好像文风明显变化了我也没办法啊🌚
我能怎么办
总觉得这里面我把男神写成了一个傻小子是怎么回事
总之ooc得不行了
以上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