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会在第十三个月高产起来

zs | 李泽言 | 年更咸鱼

年更选手准备上线
虽然事情还是很多
但是多少完成了一个大任务可以喘一口气
希望明天码字不要卡文

李泽言生贺【李泽言x你】

*李泽言x你
*欧吸预警。
*根本写不出我心里李总万分之一的可爱。
*女主不是游戏里的人设,别怀疑,“你”就是你,是超喜欢李泽言的你。

今天是李泽言生日。

你给李泽言操办的生日会一直热闹到晚上八点,从souvenir 出来以后,李泽言照例让魏谦送你回家。

美美的泡了个澡,你带着一身朦胧的水汽走出浴室,发现窗外昏黄的路灯下飘着雪花,雪不大,甚至有些稀稀落落的,但是在这座南方城市,下雪的天气实在是不常见。

是这个冬天的第二场雪啊。

————————————————————————————————

“给你半个小时看雪,看完来华锐找我。”
你想起初雪那天心惊胆战急匆匆赶到华锐,却被李泽言拉着在顶层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了最后几分钟。华锐的雪真的很稀拉,你有点生气,都怪李泽言非要叫你过来,错过了最好看的大雪。下一秒那些不满就被你抛弃了。

李泽言黑着脸:“笨蛋,情人节跟我去北欧看雪吧。”
为什么表白时黑着脸?大概是因为你之前和白起在一块看雪来着吧。
不过话说李泽言闷骚过头了吧,想不到居然表白得这么含蓄。
然后你一脸懵逼:“啊?嗯...好...”
鬼知道你心里究竟炸了多少朵浏阳大礼花。

明明认识李泽言时间不长,却好像喜欢他很久了。

大概是从他一次又一次口是心非的出手帮你开始动心的吧。越是相处的久,你越是发现这个男人和外表完全不相符的温情,有点像拆一个包了很多层的礼物,每打开一层,里面的包装纸又给你一个惊喜。你变得不像自己,你冲动,你跟他抬杠,你捉弄他,你给他冲味道奇怪的咖啡,你吃醋,因为他那样深情地和电话另一头的人说话,你工作之余总在想他。
【你吃不起饭还给他氪金换限定卡,敲李吗】
但是这些,才不要说出来呢。反正李泽言也只会口嫌体正直地毒舌吧。

确定关系以后,你们在办公桌两端相对而坐。
安静。
就算你在心里咆哮“李泽言你为什么还不赶紧来亲老娘!”
也还是要贯彻“敌不动我不动”的战略方针。
该说他胆小还是迟钝呢。

魏谦已经在门外转了三十圈,往门缝里看了五十次。他总是给你一种,这个秘书除了老板的感情生活别的什么都用不着管的,老妈子的感觉。

“咳,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魏谦好像有重要的事情找你。”你拎着包站起身跟李泽言打了个招呼。李泽言张张嘴好像要说什么,半天蹦出来一句,“路上注意安全。”

你觉得自己要被李泽言逗笑了,20岁一手创办华锐的这个总裁,智商之高手段之强毋庸置疑,对待感情却笨拙得如同十八岁的毛头小子。谁还不是头一回恋爱咋的?

于是你回头,“对了,我明天会再过来给你汇报最近这档新节目的情况。还有,李泽言同志,要是舍不得我走的话你可以直接说,我不会嘲笑你的。”

“被”舍不得你的李泽言假装低头批阅文件,闻言笔尖一顿,挑眉轻描淡写的说:“想象力丰富姑且算是件好事,不过最好用在合适的地方。”

你耸耸肩转身出了门,口是心非就是你男朋友本人了。

身后魏谦抱着一摞文件夹进了办公室,眼尖看见李泽言耳边一抹绯红:“总裁您热吗,要不要把空调调低一点,冬天室内确实很干燥啊...”

“你话太多了。文件放桌上就出去吧,多说一句话扣工资。”

魏谦:我做错了什么!我好冤!!!

————————————————————————————————

你打开手机微信,给置顶那栏对话框发了条消息过去:“你看到雪了吗!好好看!~”

屏幕顶端“老闷骚”的备注旁一直在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过了半天发过来一句“陪我过生日。”

你觉得奇怪,“生日会不是刚结束吗?”
“人太多,而且蛋糕都被他们吃了。”

你噗嗤笑出声来,这人在公司顾及总裁形象,说自己不吃甜食,转身进办公室以后却发微信让你端一块进去。现在想想自己做的那么大一个蛋糕,寿星只吃了那么点儿确实是很委屈了。

“过来开门。”

看到这条消息,你从衣柜随意拿了件外衣套上就往家门跑,扭开把手冲着门外的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说:“在门口不知道早说吗!大冬天的在外边站着也不怕感冒的?”

李泽言愣了愣,对你的关切仿佛很是受用,弯着嘴角道:“也没多久,我到楼下的时候刚开始下雪。你这么兴奋果然不出我所料。”

你撇撇嘴,从玄关翻出一双熊猫猫的男款棉拖摆在门前:“愣着干嘛,进来吧。”
李泽言看了眼那过分可爱的拖鞋,脱了皮鞋准备不动声色打赤脚直接绕过它,你好整以暇地靠着玄关的玻璃:“不穿鞋不准进我家。”

那人闻言身体一僵,默默收回要踩上地板的爪子,缓慢又艰难的套进熊猫猫里,嘴上还不忘反击:“呵。你的品味我还真是不敢恭维。”

“我以为你会喜欢熊猫所以特意给你准备的呢,不喜欢吗?”
你顺手接过李泽言手里的礼品袋,拎去客厅。
“还行吧,也不是不能穿。”背后李泽言耳朵悄悄变红,没看见你背过身去时恶作剧得逞的偷笑。

“哇!蛋糕和布丁!李泽言你什么时候做的啊!”你看到好吃的就开始两眼发光,李泽言看你如同意料之中一样开心,心情也很美好:“白天闲着没事就做了。”

生日会后李泽言本来想把你留下来约会,公司临时有事,就让魏谦先把你送回家,事情解决后自己又带着蛋糕马不停蹄来找你。

但他显然不打算跟你说这些。爱你多久不必说,为你做的不必说。
内敛,深沉。
原先没遇见你时,只想着再见一面,确认你还活着。见到你后又不满足于只做朋友。恨不得把全世界捧到你面前又怕把你吓跑,于是挑挑选选送上一颗心,上面还要蒙上几块布。这是我的心,可我怕你不要它,所以藏起来不让你看见,这样就不会被你扔掉了。
贪心,虔诚,隐忍。

“李泽言李泽言!蜡烛都点好了,你快来许愿!”你没发现李泽言的出神,大声叫他过来。
李泽言乖乖走过来,拖鞋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你觉得可爱极了,却猝不及防被他拦腰抱起,你下意识勾住他的脖子,顿时两人鼻息相交,他啄一口你的鼻尖,从喉咙里滚出一声轻笑:“幼稚鬼。”

将你放在沙发上,他也在你旁边坐下,然后双手合十,微微闭上眼。你看着他的侧脸,只在心里连连感叹造物主的不公,怎会把有些人生得那么好看。

李泽言的五官较一般亚洲人更深邃些,睫毛因闭眼显得更加纤长,坚毅的眉骨和锋利的眉尾完全盖过长睫毛的精致,你甚至想到他板起脸时绷紧的下颌和散发出的杀气。又想到他吻你时完全放松的眉眼和只对你有的温和。

啊啊,我男朋友真是怎样都好看啊!

突然那张脸在你眼前无限放大,“想不到你这么喜欢看我,要不把我的照片贴在你眼睛前面方便你随时能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许完愿的李泽言调侃道,“等着你一块吹蜡烛呢笨蛋。”

你撅撅嘴,和他一起把小蛋糕上的蜡烛吹灭,有些好奇他的生日愿望:“呐,李泽言。你刚刚许了什么愿啊?”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这个你也信啊,哼,幼稚。”
过了半晌李泽言才开口:“信的。”

在你家腻歪了一个多小时,你送李泽言出门时已经快十二点了,外面还在飘着雪花。你一只手和李泽言的十指紧扣,另一只手掌心朝上接着雪,玩的不亦乐乎。
走到一个路灯下,李泽言拉住你另一只手扣在你身后,不管不顾地重重吻下来。

你半眯着眼,眼前是让人安心的李泽言,和路灯照耀下的,慢慢停下舞蹈的白色小精灵。雪花停在半空,折射出令人眩目的光。你的世界变得模糊,只有手上越来越重的力道真实而确定,还有包围了你的熟悉安心的味道。

一吻完毕,你松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揪住他衣服的手,看见那团皱巴巴的衬衣,只觉得腰也疼,舌根也疼,嘴唇也疼,被他鼻梁顶到的脸颊也疼,呼吸急促,缺氧。然后环住李泽言的腰,额头抵着他的胸口,听他频率和你一致的心跳。

你很开心。
你心里一动。
你抬头叫他。
你听见他同时开口叫你。
“你先说。”又是异口同声。
你们一起笑。

“那我先说。”你停下来,“李泽言,我想明白了,我不能总是等你先开口。笨蛋明明是你,不是我。”
你看他头顶冒出三个问号,抿嘴笑了:“我是不是没跟你说过,我没有耍流氓,我是以结婚为目的和你谈恋爱的。还有,李泽言,我爱你。”

李泽言有些错愕,他好像嘟囔了句什么,定了定神,非常正式的,不同于做股东大会汇报的那种正式,对你说:“我也是,我爱你。我们订婚吧。”

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并不意外,盒子里是一枚戒指。

李泽言强硬地拉过你的手,给你套在中指:“这只是订婚戒指,求婚当然不会这么简陋。我的意思是,订婚让你抢了先,求婚留着我来。”

你久久看着手上的戒指,有点反应不过来,本来李泽言是想提订婚的?
“我们才交往半个月就定了婚事,是不是太快了?!”
“根本不快,加上订婚典礼,买婚房,装修,拍婚纱照,准备结婚典礼,到我们结婚,再快也要等到年底了。要是可以的话我甚至想现在拿着我们的户口本去民政局门口排队等明天开门。”
“李泽言你还真是深藏不露。”

和李泽言依依惜别后,你回到房间,只是随意往窗外一瞅。昏黄的路灯下,你们刚刚拥吻的地方,几个小时的积雪有些区域被清理开来,清晰可见的一个“love u”映入你眼帘。你不禁失笑,摩挲着手指的戒指,心里甜滋滋的。

李泽言,你要把我甜到得糖尿病吗?

而李泽言呢?他被自己的行为羞耻得躲回了车里,居然做出十几岁男生追女生时做的事,嗯,应该没人看到吧。他心情很好的拨出一个电话。

“总裁?请问有什么哈——啊事情吗?”听筒那头是被电话叫醒的魏谦。

“魏谦,你去给我收集全国最好的婚纱设计师、摄影师、婚礼策划团队的信息,列一个备选名单给我。”
“现在?”
“对,现在就要,越快越好。”
“您这是要结婚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又多嘴了。”
“嗯,刚刚订婚了。做得好加班费翻倍。嘟嘟嘟……”
“??????woc????发生了什么????”

魏谦:华锐老板惨无人道,深夜屠狗为哪般?加班费也没法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李泽言:那你的加班费就不发了。
魏谦:嘤嘤嘤不要啊总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李泽言:呵呵。

还有,你猜李总嘟囔了些啥?李总悄咪咪告诉你:“还好没把生日愿望说出去,果然很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以上

哇磨蹭了三天终于产出了,写着写着就变得有点长不过总算是赶上了我老公的生日!
李泽言生日快乐!
爱你!

炒鸡好看啊啊啊啊啊!!!疯狂打尻!!!!!手绘明信片什么的也好棒!!!!!非常喜欢啊啊啊啊啊!!!zs赛高!!! @草帽团后援团/藻厨粉丝团/厨子关爱所 爱您!!!

一个生贺

*荒天*   *现代设定*   *蓝芷私设*  
*不ooc算我输*

荒川觉得最近大天狗不对劲。很不对。
白天在家不和自己一起瘫沙发了,一个人在书房关着门不知道干嘛。
到了傍晚过去酒吧的时候,以前除了手机从不带别的东西的人开始背包出门。包里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也不让自己帮他拿。
开场前做准备也不跟自己在一个化妆间,在对面房间一直待到舞台响起嘈杂的热场音乐才出来。

荒川当然会找机会问大天狗在干嘛,但是每次逮着机会问他,大天狗不是支支吾吾蒙混过关就是顾左右而言他然后找借口跑开。
反正就是不愿意告诉荒川。

这个情况持续了一周,荒川已经没有办法不多想了。
每天能吃豆腐的机会急剧减少,他委屈啊。

荒川难得有天醒得早,撑着脑袋以眼神一寸寸扫过枕边人的眉眼。
看他金色的头发软软盖住耳朵,看他因闭上眼睛显得格外纤长的睫毛,看他在睡梦里无意识翘起的嘴唇,看他嫩得能掐出水的脸颊。
这幅无害的模样倒还像个高中生。

本来心情还很好的男人突然垮了脸。
一向沉着的荒川像变了个人一样轻手轻脚从床上爬下去然后蹬蹬蹬冲进了浴室。
荒川看着面前那张脸,头发乱糟糟,两天没刮胡子下巴上已经冒出青色。
眼角是不是有皱纹了?法令纹好像也变明显了啊?还有抬头纹。
老男人荒川心里一阵恐慌,他瞅着镜子里那个人,越瞧越觉得自己离七老八十也不远了。
大天狗才多大,比自己小了整十岁。都说三岁一代沟,这么一算自己和大天狗中间可能已经隔了一条东非大裂谷了。

他不会觉得自己太老,甩了再找个年轻的吧。
不行,得想办法。

荒川马上又要去巡回演出,往常大天狗早就要求和他一起过去了,这次却破天荒要晚几天。还说什么不打扰荒川准备演出怕他分心。
老男人情绪低落了好一阵,直到飞机落地还不太开心。
转头想想自己的计划,勉强压下其他心思,专注演出相关事宜。

琐碎的事情多起来时间就过得很快,转眼是演出当天。
大天狗终于姗姗来迟,照例坐在前排正中。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荒川收回手,站起来向台下鞠躬致意。
会场的灯光由暗转明。
大约是还沉浸在美妙的钢琴声中,观众席上这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显然这场巡回再次完美落幕。

在观众们还感叹着荒川先生精湛的琴技时,他们口中的那个人已经和大天狗乘上当天最后一趟航班赶回了家。
荒川在家门口拿着钥匙戳不进锁眼,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宁。
大天狗察觉到荒川的情绪,很纳闷「演出不是结束了吗?你怎么那么紧张。你今天发挥得很棒了啊!」
荒川抿着嘴不说话,

咔哒。门开了。
荒川当先走进去,也没开灯。
大天狗反手把门合上,刚想开口问荒川怎么不开灯,就被人按在玄关旁的墙上。

荒川一手撑在大天狗的耳边,一只手拉着他手腕,用了些力气。
他借着窗外照射进来黯淡的光线低头看大天狗,那双在黑暗中依旧看得见蓝色的眼睛里盛着丝困惑。像孩童一般纯真的疑惑在荒川脑中自动转化为极诱惑的勾引。
荒川鬼使神差地俯身轻轻亲上大天狗的眼角,大天狗眨眨眼,睫毛扫在他的下唇,痒到了心里。
吻沿鼻梁一路滑到唇畔,荒川咬住面前那人唇珠,细细地磨。
鼻息交缠,大天狗微微张开嘴,以空着的下唇叼住他的,大胆地伸出舌尖去舔。
荒川一时受不住撩,扔下先前流连许久的唇珠,含住那条胆大的舌头,不住地吮吸对方口中的津液,随后又长驱直入,扫过大天狗口腔内部每一处软肉,直把人亲得气喘吁吁。
缠绵的吻依旧不停,荒川抓着大天狗手腕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东西,是一个环。
他摸索着把环套进大天狗的中指根部,然后十指交缠握紧他的手,带到大天狗身后揽住他腰。

大天狗感受到手指上的异物,睁大了眼睛。
他推开荒川,伸手按了开关,突如其来的光线驱散了旖旎的空气。
从荒川手里扯出自己的手举到眼前,大天狗正细细看这个戒指,听见荒川说话。

「今天纪念日,我们一起两年了。」
「我以前一直很自信,好像没有什么是我想要却得不到的。」
「但是不是的,我现在很害怕。」
「我怕你突然走掉。」
「所以要把你套住了。」
「这样就不怕你跑了。」

大天狗不做声,绕过荒川走去书房。
荒川愣了,脸色突然不好看。
他跟在大天狗后面进到书房,看见大天狗踮脚从上方书架上拉出来一个小纸箱,然后摆在他面前。

里面东西不太多,很杂。
全都是用纸折出来的小玩意儿。
川崎玫瑰最多,还有各种小动物样子的作品。
「所以你每天鬼鬼祟祟躲起来就是在折这些?!」
荒川有点哭笑不得,觉得自己蠢到家了。
「嗯...因为是两周年纪念,我真的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礼物呀,所以就学着折了这些。但是好难呀!我都要学好久才能折好一个。」
大天狗说着说着就很可怜自己,因为他真的,于手工一途,完全,没天赋。
「啊对了!你快打开那些小盒子呀!里面有装东西的!」

荒川一个一个打开小纸盒,每个盒子里都放了一颗糖。
最后一个盒子,里面有个被糖纸包起来的东西。
也是个戒指。
刚刚一番“口舌之争”留在眼角的红色还未褪去,大天狗的耳尖又再度燃烧起来。

盒子好像要被荒川盯透了,大天狗臊得不行,打算转身出去,却被那人一把拉了回来。
「你别走,给我戴上。」荒川拖长声音,好像在撒娇,又好像没有。
大天狗叹口气,「好,我不走,给你戴。」
他拿过纸盒里的戒指,按照之前荒川给他戴的一样,套在左手的中指上。
拉着荒川的手没放,半晌,没头没脑说了句「我不跑」。

荒川笑眯了眼。
「以后请多指教」

END

——————————————————以上

一直码到刚刚,肾虚了。电脑敲字还比较顺,但是没电了就很难过,于是爬上床转移阵地用手机...开始卡文emmmm。而且还睡着好几次。我对这家伙大概是真爱了 @蓝芷_一条咸鱼 (bushi)
又说一堆废话,ooc我也不想的啊我能怎么办。啊困死。
好啦我的拆迁队老腊鸡生日快乐呀。
送你一个乱七八糟的甜饼(大概?
晚安。

昨天二刷黄金之心
总觉得在发糖x
p1他俩骑的蜥蜴颜色是不是换过来的
p2简直恋爱(划掉)日常了
p34我真的是随手截的图啊啊啊啊啊!!!!
回头翻了下相册
这tm不是情头吗????!!!
啊??!!
哇gay死了gay死了

【游乐园 儿童节礼物】②

第三次回到长椅旁,山治依旧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绿色。
要是乌索普他们都在就好,他坐回椅子时这样想,那就能很快找到他了。
但是只有他一个人。

山治手支着头,觉得自己应该在原地等着,万一索隆自己回来了呢。随后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游乐园地形太复杂了,他找不到路的。
一瞬间周遭的喧闹已经与他无关,长椅隔绝开的是另一个世界,而长椅上的人显然因为突如其来的陌生情绪乱了分寸。直到——

“哎~臭厨子!”
熟悉的声音将山治从混沌中拉回现实,他循着声音朝身后望去。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列车向这个方向驶来,还不时拉出几声不像样的汽笛,索隆整个人蜷缩在狭小的座位间,前后几排都是叽叽喳喳的小麻雀们。
“后面的小哥,你到了!”司机转身冲索隆挥挥手,示意他可以下车。

索隆艰难地把卡在过道的腿拔出来,终于在地上站定,手里还抱着一个半米长的盒子。山治已经几个跨步走到他的面前。
“你是笨蛋吗?都说了让你别乱走好好待着你又瞎跑去哪里了啊混蛋!每次都这样是喜欢给人添麻烦吗啊?白痴剑士!……”只比他矮一厘米的厨师此刻揪着他的衣领,嘴里还在不断抱怨着面前的人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

他突然笑起来,左眼的疤也跟着飞扬。“喂卷眉毛,你是在担心我吧?”眼看男人又要炸毛,索隆把盒子塞进山治怀里,“呐,儿童节礼物。虽然你说我很麻烦啦,但是你不是也没抛下我过么,没错吧?”

“是看你这个白痴可怜才没丢下你!”山治接住包装精美的礼盒,感到有些意外,于是忘记了之前说过要好好教训他一顿的话,只知道下意识反驳。
“你送我什么?”他掂掂盒子,正想立刻拆开礼物,被索隆拦住,“礼物回去再看。对了你腰上别的什么?是给我的吗?”

山治没在意索隆的小心思,只当他不好意思。他伸手抽出腰间挂的东西,是一把玩具剑,将其递过去,藏着捉弄的心情,“我刚刚看到很多小男孩在玩这个,你小时候都是练的竹剑,肯定没玩过这种,买来给你见识见识。”
索隆好像并不在意他送的只是玩具,“就算是玩具剑,只要在老子手上就是好刀。倒是臭厨子你,这次眼光还不错嘛。”

“啊?哦。”山治有些呆愣地这样回道,他本以为对方会如往常一般恼羞成怒然后和自己斗起嘴,又或是大肆嘲笑一番自己送出的幼稚可笑的礼物。可两者都没有,那个白痴绿藻头居然就这么平静的收了下来,并且还少见地予以自己肯定。

于是他有些尴尬地收回手,脑海里盘算着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还未等山治想出头绪,索隆就当先朝前走去。
……………………………………………………………………………………

“喂你又要去哪啊?”
“摩天轮。儿童节不应该坐一次摩天轮吗?”
“所以你又是怎么理所当然说出这种话还自己一个劲超前走的啊!完全反方向了!知道自己路痴就不要乱跑了啊!”
山治快步追上索隆揪住前方那人的后领用力朝后拽住。
“后边啦白痴!”
两道身影挤进喧闹的背景,明明是在打闹,却又和谐地融作一团。

排队坐摩天轮的人实在太多,索隆和山治从日头微斜一直等到夕阳沉降至地平线之上。
彼时天边云彩颜色已经渐深,而终于坐进座舱的两人看着因自身所在位置上升显得越来越小的车水马龙,都难得暂时停下了吵闹。

空气在封闭的空间里升温,相对而坐的二人身畔也丝丝缕缕地弥漫了熟悉的烟草味。
山治眼神定在舱壁的某一点,仿佛在看外面的景色,思绪却已经无意识飘飞到对面男人那里。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呢。
一开始明明是看不惯彼此才会常常争吵,后来却不知不觉变成刻意想要惹恼对方,或格外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并以此为借口和他吵架或是动手。

原来那么早就开始发酵了啊,感情。
有时候茅塞顿开大概也令人苦恼吧,这么平静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山治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ladies不好吗,反而是一个满脑肌肉的绿藻,山治甚至怀疑他会不会没有恋爱那根神经?
但他并不要求太多,至少还是同伴,还能按一直以来的模式相处。
有没有什么结果,可能,不重要了吧。

索隆最近倒是越来越觉得烟味好闻起来,他想是因为厨子总在身旁。
这么一说香烟果然和酒一样容易上瘾得很。他低着头,视线就撞上山治指间。
手指内侧皮肤因为长期吸烟微微泛黄,从手的背部看上去指骨修长,骨节分明。想起刚才这只手拉住自己衣领时不经意擦过后颈的皮肤,索隆没来由感到有些燥热。
盛夏要来了啊,他心想。

此时山治显然又犯了烟瘾,考虑到身处封闭的座舱内,他不得不把刚取出的烟又塞了回去,只是手里还拿着火柴盒把玩。
看着他捏着小方盒在膝头有节奏地一下又一下敲击,然后又翻过手掌让盒子在指间上下翻飞,索隆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厨师的手——
不管手背看上去多么保养得宜,掌心因下厨留下的烫伤、刀疤,长期握刀在虎口和掌根磨出的厚茧,和频繁训练出的灵活的手指,无一不展示着令他骄傲的精湛的厨艺。

但山治终究是山治,他给你展现手背的精致,却把手心的痕迹藏起来,只通过那道送上餐桌的菜肴,你才能窥探到他愿意让你看到的心里的一个角落。
如同他打定主意和保持索隆与往常别无二致的关系,而不是非要一个答案。

而索隆?索隆当然想不清楚那许多,他只知道最近关注厨子的次数好像越来越多了。

归根结底两人的掌心都留着类似的痕迹,谁能说清楚最后会怎样呢?

待到下了摩天轮,周围已经华灯初上,游乐园里四处霓虹闪耀。
金发和绿发男人和来路上一样边走边争吵。地上越拉越长的影子在远处纠缠在一块,好像有什么和来时不同了。

你问我礼物盒里装了什么?
我猜索隆觉得山治这个色厨子喜欢lady,所以花了一些时间套环套到了那家店里最大的Barbie套装。老板好像觉得很亏呢。

END
——————————————————————————————

这里是后半部分,前半部分在上一篇里
于是本来说过两天写完的足足拖了十天
我是咸鱼我有罪
到今天萌了这么久的索香我终于完成了第一篇同人
因为中间卡了许久所以到后来好像文风明显变化了我也没办法啊🌚
我能怎么办
总觉得这里面我把男神写成了一个傻小子是怎么回事
总之ooc得不行了
以上

【游乐园 儿童节礼物 】①
※索香
※严重ooc了开头对话实在太尬了将就看吧
※糖

“喂绿藻头,今天是儿童节。”
“嗯?儿童节跟你有关系吗臭厨子。”
“但是一想到游乐园会有那么多好看的小姐姐我的心脏就砰砰直跳呢~要一起去吗~”
“那么无聊有什么好去的,人又多,还不如在家里睡觉。”
“让我一个人去吗?我可不想带上路飞他们,烂摊子够我收拾。”“作为厨师我是有权利限制你每天饮酒的数量的哦,你最好想清楚~”
“啊知道了!你个色厨子竟然威胁我!”
索隆烦躁地揉揉头发站起来走进房间,反手用力把门带上,门里传来闷闷的声音,“我换衣服!”

“啧,想拉他出去玩一圈还真是不容易呢。”山治深吸一口手中的烟,把烟蒂按进茶几上的烟灰缸里,起身也进了自己的房间。

……………………………………………………………………………………

索隆和山治站在儿童节的游乐园门口,对面前的人山人海有些一筹莫展。
“我就说不该来的,这里人也太多了吧,万一你迷路了我怎么找你?真是麻烦。”
“哈?你说谁会迷路?你个路痴绿藻!等下进去了你最好老老实实跟着我不要自己到处乱走,想玩什么就跟我说。”
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站在门口,和周围的情侣和小朋友们对比起来非常突兀了。两人今天不约而同地换上了休闲装,对山治来说更是难得一见,修身的牛仔裤显得山治的腿比平时穿西装裤时更直更长。索隆察觉到金发男人吸引了周围不少女性的视线,莫名有些嫌弃这人在外面招蜂引蝶。他皱了眉头,“要玩就赶紧进去,堵在门口像什么样子,你是来收保护费的吗?”
山治没回嘴,拖住索隆顺着人流往游乐园里走,只在心里想绿藻头今天脾气真大。

对于两个男人来说游乐园好像确实有点无聊,玩过几个项目后两人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休息。

山治习惯性抽出根烟叼在嘴里,只手推着火柴在砂纸上摩擦起跳跃的火光,低下头把火光送至唇边将烟点燃。他半阖着眼靠上椅背,缓缓从鼻间送出一团灰雾。
一旁索隆的视线从即将融入空气的那缕烟落到山治眉间,金色的头发盖住了他的右眼,于是又沿着鼻梁与下颌的线条下滑到因仰头而格外凸起的喉结。他想起了那人与自己吵架时,那块骨头总会上下滑动。
山治突然抬起头来,好像想到了什么。索隆连忙扭过头,掩饰性地按了按鼻子,暗暗觉得有些脸热,自己居然看臭厨子的卷眉毛入了神。

有个男孩挥舞着玩具剑从他们面前蹦蹦跳跳走过,而索隆却在扭头的刹那错过了山治变得明朗的神色。
“哎路痴剑士,我去买一点东西,你给我安静坐在这个地方别动,你走丢了我真的不会去找你的。”山治把烟夹在指间,依照惯例嘱咐了索隆一句。
索隆赶人似的朝他挥挥手,“好了好了,别看不起人啊混蛋,要走就快走吧!”
直到看见男人左顾右盼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中,他才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去向另一个方向。

……………………………………………………………………………………

游乐园长椅旁,许多家长回头看那个好像随时要拆了椅子的金发男人,然后拉着自家孩子快步走开。
这人长得有模有样的怕不是个疯的呢。
山治才不想管周围的人是怎么看他的了,他只知道那个白痴绿藻又!不!见!了!
都说了让他别乱跑别乱跑结果还是没听,等下找到了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小姐您好,请问您有没有看到一个绿色头发左耳带着三个耳坠,跟我差不多高的男人?”
“没有吗,那不好意思打扰了。”
山治礼节性地弯腰吻了女孩的手背,眼里却全是焦躁。
明明索隆走丢不是一次两次了,最后也总能会合到一起,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担心。此时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思考,他只能先去找人。

tbc
………………………………………………………
写的时候真是非常曲折,本来三十一号晚上开始想写出来在儿童节发的,结果一直卡文,虽然不知道这么一点有什么好卡的,加上拖延症,到现在才写出来一部分。我居然还好意思按捺不住就发上来。这两天会把剩下的写完吧。大概。还有就是关于sanji抽烟的描写我纠结很久,昨天晚上和基友讨论也是莫名好笑了,就是发的那些截图。嘬烟屁股什么的wdm。虽然喜欢他俩很久了但还是第一次写索香。关于礼物的话,我真的思考了好久要送什么呢23333333333只能说生活真是处处充满惊喜。絮絮叨叨一大堆感谢不嫌我烦看到这里。鞠躬

喜欢索香可能是天注定(笑

占tag致歉
就想写出来一下

不是粮啦不知道为啥就产不了本命cp的粮虽然我可能也没产过别的什么

大概就是刚才在床下桌子上爆肝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第一次看到索香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初一吧那个时候也不看动漫,可能算是听同学说过op这样
在一抹多家看电视调台调到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一直会播这些长动画吧像是火影银魂七龙珠也都有,说远了
当时恰好在播op,因为听同学说好看啊有点好奇想看看
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是哪一集
反正就是日常了
现在还能记得第一次看op是路飞坐在千阳船头
有个机器人一样的人手臂是铁做的吧
还有一个宠物一样的小动物
其实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个绿头发的大喊“臭厨子”,之后两个人就开始打架
那个时候年纪小啊完全没想过男男什么的
莫名记住了两个人吵架的场景
哪知道后来那个绿头发成了我本命啊还站他俩cp

有时候觉得有些事情是不是天注定了的
就好像不管过了多久眼里只有那两个人一样
这样一来还有种他们俩在一起真的很多年了的感觉
每天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嘴打打架
又总会在奇怪的地方格外在意对方
一起对敌的时候又有出人意料的默契
再想想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yy
脑洞超大啊喂!

不管啊就是很甜嘛他俩

以上,晚安安~


哇被自己蠢哭第一次截图没截完整就发了

嗯一个甜甜甜的段子
感情设定只能算百合向友情吧略姬
软妹人设的话其实po自己并不是太喜欢这类的但是就很喜欢大姐头照顾软妹的啊!!!
写完已经好几个月了才发上来
私心占了百合tag抱歉呐
以上

阎判 真·摸鱼

现代设定
就突然想到个段子就写了
ooc?
哇第一次写kiss啥的
初投紧张

坐在电脑面前办公的阎魔大人突然很烦,烦到想撕了那些碍眼的文件。
她深吸一口气翻个白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伸手拖出被压在最下面的手机,发了两个字出去:饿了。
然后阎魔大人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等人来。
这个样子和平常在公共场合气场大开的那个女王实在是,嗯,判若两人。

等人等得都快要睡着的时候门铃响了。
阎魔大人趿拉着拖鞋跑过去开门,门外的男人提着超市袋子,身上还穿着白天那套正装。
判官换好鞋边往里走:“在家又没吃晚饭?过来先吃点水果填填肚子,我去做饭。”
阎魔伸手拽住判官衣角把人扯过来直往他怀里钻,“等会儿去,刚刚睡得有点晕,我清醒下。”
知道这人就爱装糊涂,判官也随她,手里东西放一边玄关吧台上回手揽住阎魔带去沙发坐下:“不是说饿了?”
“嗯。。”阎魔从判官怀里仰起头闭着眼找他嘴角,轻轻浅浅啄几口,声音含含糊糊,“想你了。。”
判官空着的右手捏捏阎魔的脸,张嘴叼住在他下巴乱糊的唇瓣吮了两下,刚要离开又被人不轻不重舔一口。
垂眼一看,作怪的舌头没来得及缩回去,那人还故意勾了勾嘴角。
“想不到我们阎魔大人这么会撩。”判官把阎魔抱起来放到一边,站起来取笑她。
“判官助理过奖了。”阎魔靠在沙发上笑嘻嘻,眼神一点不像刚睡醒的人,清明的很。

(2016.12)
大概是去年十二月写的?翻出来改了点地方。。